名家讲坛近期项目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家讲坛

杰里米?里夫金 Jeremy Rifkin:迈向第三次工业革命和零边际成本时代

发布时间:2015-10-30 信息来源: 浏览量:2690  

     2015年10月24日,新华网思客会在海南召开,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的下一程,海南诚一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丁萍女士受邀参加本次大会。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杰里米?里夫金发表了题为“迈向第三次工业革命和零边际成本时代”的主旨演讲。

     非常高兴可以来到新华网思客会。首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现在在全球各地的GDP都在放缓,不仅仅是中国。我们的生产效率也在不断地下降,50年以来都是如此。生产力和GDP都在不断的放缓当中。失业率现在世界各地都在不断上升,尤其是在年轻一代的数码时代当中。这两个世纪发生了两次工业革命,现在可以看到让我们感到悲哀的事实。

  世界上80个最富有的人的财富加在一起相当于世界上总体财富的1.5%。你们觉得这难道没有问题吗?难道在我们组织经济生活的时候产生了这样的结果不是出了问题的吗?那么现在我们整个的经济危机和环境危机在同时发生,随着工业革命的发生,可以看到我们往空气当中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了大量的氮氧化物,我们现在正在发生一场实时的气候危机。这样的一场危机我们是很少讨论的,因为它改变了大地上的水循环,人们很多的时候感到非常害怕,我们全球的变化、气候的变暖、气候的挑战改变了大气的水循环。

  地球是一个水的星球,我们的水环绕着整个地球,没有水就没有整个地球的生态圈,所有的生态系统几百万年来都基于水的这样的循环,通过大地向云的水的循环进行维系。每一度气温的上升、工业化所产生的排放导致的气温上升就会导致多7%的水分从大地的水系升上云端,大地的水被吸上云端比以前更加剧烈,极端的气候现象变得越来越厉害。

  过去的几千年当中我们并没有出现这样的现象,而现在却有了,我们现在比以前有了更多的降雨和更多的洪灾。就在美国的北卡罗来纳,我们看到了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大洪水,这是完全不正常的。这个夏天所有从华盛顿一直到整个西海岸,我们会看到有大量的干旱在发生。在今天早上,我们刚刚知道非常大的飓风正在袭击整个菲律宾,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横扫过整个菲律宾的海岸,破坏力巨大。我们现在的水循环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的生态系统完全无法跟上这样的巨变,我们的水循环发生了很大的不同的变化。

  在过去的地球历史当中曾经出现六次物种大灭绝,我们在过去的4.5亿万年中发生五次物种变化,每次物种的灭绝都会花费1000万年时间才能进行恢复。每次千年的恢复才会让新的物种重新在地表出现,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工业革命时期,带来了第六次的物种灭绝,而这次物种灭绝当中只要几十年的时间我们就会见到大量物种的消亡,尤其是过去的1/4世纪当中,大量的生态形式在地球上面消失。

  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的严重性,在很短的时间内地球上5%存在的物种正在消失,同时这也潜在地威胁到未来人类的存亡,威胁到我们的儿孙,威胁到未来的子子孙孙,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这是一个灾难性的变化,我们现在联合国正在各个国家之间反复讨论这样的事实。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工业化的夕阳时代,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新的工业时代的产生,它的黎明即将出现曙光,所以我们也许可以赶得上时间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以解决这样一些生态性的危机,关键是在于我们要理解我们做的事情。

从历次变革中探寻中国未来发展路径

  在历史上我们曾经发生数次生产力的变革,如果我们能够理解生产力的革命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就可以知道未来世界和中国要做什么样的事情以实现这样的变化,我们就可以开启面向未来的旅程,实现整个生态圈共同繁荣和和谐的意识,我们称之为“生态意识”。

  在人类的历史当中,我们曾经有七次巨大的生产力的飞跃,在每一次历史时期,我们都会出现新技术的飞跃,形成一个称之为“共同目的”的生产力平台,这是生产力的基础设施。它们会从基础上改变我们使用能源、使用交通和使用信息的方式。那是什么样的三种技术呢?它们定义了我们所有的生产方式。第一就是新的通讯方式,它帮助我们更有效地管理人们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二是新的能源和管理能源的方式;三是新的交通方式让我们重新定义我们的交通和出行。这三大技术结合在一起,也就是我们的交通、能源、信息结合在一起,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整个社会的沟通运行和生产方式,从而产生新的经济范式,它改变我们时空的关系,改变我们的社会管理,改变所有的一切,也改变人们的意识。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发生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时的英国,当时他们就出现了一个交通、信息和能源的新变化。当时英国人觉得手动印刷是非常慢的,于是他们当时发明了蒸汽机,他们找到廉价的煤炭,开始用蒸汽的方式发展印刷术,找到了非常好的沟通方式。后来又发明了电报,蒸汽和电报使他们得以高速的沟通。英国人突发其想把蒸汽机放在铁轨上那个东西叫火车,火车使第一次工业革命拉开序幕,于是火车的交通方式加上煤炭和电报的出现再加上印刷促使第一次工业革命出现。

  第二次工业革命出现在美国,石油的出现、电报、电话和电视的出现,包括内燃机的出现,内燃机是德国人发明的,在美国得以发扬光大,四个轮子在道路上开始行进,形成了新的交通方式。第二次工业革命延续到整个20世纪,中国在过去几十年才开始追赶第二次工业革命,这次工业革命在20087月份达到顶峰,那时候发生什么事情呢?就是我们原油的价格开始达到了每桶142美元,大家都知道第二次工业革命完全是由原油的能量驱动,一旦原油达到这么高的价格所有购买力和消费能力就会降低,一切都会戛然而止,一切经济开始停滞,这样的危机给我们带来深远的影响。所以可以看到整个第二次工业革命展现出颓势是一个夕阳的产业。因为所有的东西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当中都有赖于石化能源,我们的能源、化工品、肥料都是依赖于这个,我们的交通、生活、衣物的衣料所有都依赖化石燃料,所以当原油价格达到近150美元一桶的时候大家的生产力都在纷纷下降。当然在这个时候一旦当油价上升到一定程度时生产力开始下降,工厂开始关闭,供应开始收缩。这种情况随着油价的下跌会再次反弹,但是当油价再次抬上来的时候一切又会重新一遍。我们用了很多方法解决这样的问题,包括市场的改革、生产方式的调整但是不可能从生产上解决这个问题。只要所有的生产方式依旧基于这样的旧的二次工业革命的一切都不会改变,只要还是在用石油和化石燃料,在用老的生产方式一切都不会发生改变,不可能把经济向上飞跃一个台阶。因为生产力平台的生产效率已经穷尽,已经达到顶峰,也就是说整体能量转化效率只有20%而已,只能把20%的效率转化到工业产品当中,这就是顶峰。很多时候经济学家说经济增长需要资本投入、买更多的设备和工厂,另外就是投入更多的劳动力。这样并不能够提高我们的转化效率,很多时候发现制造产品时能把原材料和材料转化到新产品中的效率不过10%-20%,这种有效劳动转化为生产产品的效率叫做生产能效。美国在二次工业革命起步的时候整体转化能效只有13%而已。无论我们做什么样的工作都会把87%的能源和资源浪费掉,然后在90年代当时日本人把这个能效达到最高,达到了20%,但这也意味着还有80%被浪费掉了。所以在中国恐怕也有类似的情况。

新的“三网融合”将会改变价值链

  我们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工业国家能超过20%这个能效的天花板。我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当默克尔总理成为德国的总理时,她要求我来到柏林,在她上任的头几周,他问我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帮助解决一下德国经济甚至欧洲经济发展的规划问题,我问这位新当选的女总理一个问题,我说你怎么想发展德国和欧洲的经济呢?只要你还停留在旧的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平台上一天就无法发展好你的经济,旧的能源、旧的交通、旧的通信,于是我当时给她进行了这样的描述,就是三次工业革命,一种新的能源、交通和信息构建的技术平台,必须在这样的平台上发展德国经济。

  在结束的时候默克尔总理和我说,里夫金先生我决定按照你的描述发展我们的经济,我们要搞第三次工业革命了。我们的通讯互联网大家都知道现在很成熟了,自从我们发明万维网以来已经有25年时间了,但是我们不光需要信息互联网,还要有一个能源互联网,就是必须要有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发明。这些能源发明出来不光是发电,还要进行数字化电网进行全网协调和能源的全面调配。同时,我们还要有互联网协调的无人驾驶汽车的交通网络,这种由新能源、互联网以及无人驾驶汽车协调的新的三网的融合将会构成一个新的平台改变我们的价值链。

  这三大互联网会变成漏斗状的结构,形成统一的平台,并向下渗透形成物联网。我们以后可以把所有的设备、机器上面放上传感器摄像头,所有这些机器可以接到刚才所讲的三网融合的互联网上面,就形成了物联网,并且可以在其中交换数据,这些数据都可以用于同一个目标,所有三网融合的交通能源和信息的互联网可以帮助所有的人创造价值,可以在所有人生产的过程中帮助你管理能源、交通和所有的成本。

  大家可以知道你的仓库里面分布着什么样的货物,大家可以通过仓库里的传感器、通过手机上的智能设备和所有的摄像头把所有的东西连接在一起。在2030年我们所有的设备都可以被连入这个物联网,都可以架入这个物联网的平台中。

  我觉得我们在这里创造了好像是所有人类之外的一个大脑,像是一个在外的神经系统在协调整个人类的行动。所以,我们就可以在全世界形成一个大数据,把我们和整个自然界联合在一起。这个潜力是非常巨大的,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看到这样的前景了,现在智能电话的手机成本已经非常低了,现在已经有25美元的电话了,很快所有人基本上手上都会拿到一个联网的设备,人们都可以被连到这个网上。每个人都会花非常低的成本和价格,我们可以把整个世界连在一起。

  我们通过这样的技术和外在的互联网和物联网的联系,能够把全球的人真正意义上地连接在一起。像过去那种垂直整合集中式的生产方式将会成为过去。我们现在有很多人在问这个问题,很多人在说你搞这样一个东西会不会出现网络泄密,包括网络犯罪、网络恐怖主义等这些东西会不会出现呢?这是绝对有可能的,我承认。但如果设想你在未来有一个小的创业公司,你不可能忽略它给你带来得好处,你会走到互联网上,可以在整个互联网的大数据当中获得你需要的这样的数据,可以找到和你生产相关的数据,找到你所在的价值连,这样的价值链将会帮助你判断你在市场当中的位置,你知道你适合生产什么,你适合提升什么,你和别人相比的竞争地位在哪里,你可以根据你的市场地位进行仓储和生产,可以大大减少浪费,发挥你的比较优势,提升你的效率。你可以通过数据的挖掘形成自己的个人算法,并且形成你自己的应用软件,大家可以极大地提升自己的效率,降低边际成本,形成自己的价值链。通过这样的管理方式可以极大地提高你的生产效率,而你的边际成本是急剧下降的。因此,我们就会形成这样的一种低边际成本的社会和生产方式。当边际成本降到极低的时候,我们会形成新的经济形态就是共享经济。刚才我给大家描述了,我刚才说的这个概念就叫做“互联网+”,大家现在在国内都在积极探讨什么叫做“互联网+”,我问他们什么叫“互联网+”?很多人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互联网+”,反正就是把东西放到互联网上。但是我说真正的“互联网+”是指三网融合的真正的互联网的平台,它是一个技术的平台,把我们的能源、把我们的通讯、把我们的交通三种互联网调配的新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形成的新技术平台,形成一个物联网。物联网也能够让我们在所有的价值体系当中把价值进行转移,这就是“互联网+”。

资本主义和共享经济之间存在着纽带

  没有其他的“互联网+”,只有这么一个“互联网+”。再给大家讲一下分享经济,到底什么是分享经济呢?其实资本主义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内容,比方说给我们带来的分享经济。讲到分享经济,它其实和资本是分不开的。之前人们对这样的概念并不确定,虽然说这个概念还不是非常成熟,这也是我们现在所有的第一个类似的概念来引入到世界的舞台上,之前我们会讲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而这个时候可能边际成本只到0.1%,能够让我们更好地进入市场中。

  就像爸爸妈妈和孩子的关系一样,爸爸妈妈也要学会和孩子相处,培养孩子的成长。但如果你们是家长,你们知道孩子也可以改变你们,对吗?所以现在资本主义作为父母也需要学习怎么样抚养这个孩子。但同时,资本主义作为父母也将最终为全新的商业模式所改变。所以父母要随着孩子共同成长。

  我相信到2050年,依然会有资本主义,但是资本主义会寻找一种舒服的方式和分享经济相比。但我相信到2050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我相信这个趋势将会一直存在。

  现在我们在市场上有买家有卖家,有工人、有利润的交换,这样的基本原则还是不变的,但是等到整个人口不断增长的时候,在任何时候大家都是在进行产品服务信息的生产和分享。有些是在市场之外的,有了互联网之后,我们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到经济的发展方向。比方说沟通的互联网、交通等等。

  今天下午就在我和大家沟通的时候,其实网上都有很多的网民在分享自己所创作的音乐,而这个分享是免费的,所以我们用现在的科技自己写一首歌非常便宜,而且音质还一级棒,所以一旦你写了一首歌,你就可以让几十亿的人共同听,网上分享的成本是零。还有很多年轻人做一些视频是开元的,都在相互分享,也几乎是零边际成本。还有自己在写新闻的,在社交媒体上自己写一些段子,他们还有自己的类似于唯基百科,自己在市场上的另外一片天地。现在的在线平台上,我们有最优秀的中国、欧洲还有美国的老师,在线的学员数量也很多,但是成本是非常低的。所以一堂课可能有十亿人在听,但边际成本为零。

  所有的行业都受到技术的冲击,比如音乐市场不行了,电视机也卖不动了,报纸、杂志现在也不行了,书商也在不断的下滑当中。但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企业起来了,不仅仅是阿里巴巴、腾讯或者是Facebook、谷歌,成千上万初创型的企业都出现了,他们打造了一些平台、应用同时,打造了这种互联性,可以让我们进行分享,这样的物联网的平台中包括我们的沟通、技术和交通,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因此,我们现在的新闻、娱乐和知识都开始变得越来越公开、民主,每个人都在为其他人提供内容。但是这里好像有一个“防火墙”,我们可能觉得这种零边际成本的效应是在虚拟世界当中由沟通技术所带来的,我们觉得可能在实体经济当中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但是在我全新的书中,这本书叫做《零边际成本的社会》,讲到“互联网+”可以跨越防火墙。我们现在在实体经济当中就已经跨越了防火墙,而且我们现在欧洲有几百几千万人都在进行太阳能或者风能的收集再给其他人使用,这是零边际成本的。我们现在还有全新的一代人在进行车辆分享,拼车,这样交通的成本在逐渐下降,之后还有无人驾驶。

  我们再来讲一下德国,之后的十年变化如何呢?德国现在的风能和太阳能占所有电量的30%,不到5年这个数字会变成40%,之后会变成百分之百的风能、太阳能、地热能,这在2040年就会变成百分之百。其实对于风能和太阳能,它收集电量技术的成本是成指数级下降的。

  我是40年代生的,你们猜中了吗?我是这个房间里年纪最大的人,所以我小时候一个电脑可能值几百万美金,当时微软的人说全世界可能只需要七台电脑就可以了,因为每一台都很贵,之后英特尔开始生产芯片,每两年就会降低一次电脑芯片的成本。现在中国有25%的智能手机,它们芯片的计算能力足以把航天器送到月球上。我觉得在未来的1520年,所有的这些技术的成本都会指数级的下降,到时候很多技术都会像一台手机一样便宜,每个人都在发展世界。

  在德国非常有意思的是,一旦你支出了固定成本,比如太阳能板、风机或者是地热泵装好之后,边际成本就会降低,最后成本几乎是零。太阳不会给德国人下账单,对吧?风也不会找你要钱,地热也不会向你收费,都是免费的。所以你想象一下,在英国,所有新的企业,包括新的一代人都能够接入到一个平台当中,这个平台可以将电网和物联网进行整合,所以每次电能转换他们都是在做一些电量相关的经济活动,而这个经济活动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这就是德国现在所理解的事情,也包括总理、副总理以及外长都在致力于做的事情,我对他们当然非常了解。

  这些新的能源来自于哪里呢?现在德国有四大发电企业,他们是纵向整合的四大国际集团。在过去的十年当中,这些企业遇到的挑战恰恰和音乐、杂志、报纸、电视等行业一样。现在德国上百万的人,包括小企业主和农民(甚至是你的邻居)都在发电,这是对能源的分享。每个人都能从银行那里拿到小额的贷款,这个贷款的利率很低,大家都知道他们不会违约,政府也知道他们不会违约。这么多人发了大量的电,现在有些大型的发电企业所发的电量才占7%不到,所以他们很快就会从市场上消失,因为无论是哪一个企业,都无法同时和成百上千万的人进行竞争。

  那么,我的言下之意是发电厂活不下去了吗?不是,他们必须改变自己的发展方式,就像刚才所说的资本主义要学会和共享经济共享一样。因此,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长期的过渡过程,电厂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消亡,但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同时发生比如数字革命或者其他的革命,那么在这个过渡的过程中你也要改变。

  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当中,企业要做的就是卖越来越少的电,但同时可以赚更多的钱。刚刚讲到我们可以和成千成万的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可以帮助他们管理并分析数据,可以帮助他们做算法、开发应用,这样就可以使成千成万的企业提升效率、提升产能并降低边际成本,而这些企业也会把自己的收益和电力企业进行分享,这就是性能合约,或者说是表现合约。法国EDF电力集团虽然没有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但都在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做准备,它将会把电网变成能源的互联网,就像阿里巴巴、腾讯和成千成万的其他的互联网企业所做的事情一样。因此,在资本主义和分享经济之间是有纽带的,他们是爸爸妈妈和孩子的关系,要学会彼此相处。

1 2
香港赛马会3中3原装版